额柯/Aka

查看个人介绍

文豪野犬创作60分/花吐症

有花堪折直须折/CP:双黑全年龄

  “哟~太宰你来啦!”老板娘在一堆酒客中打了声招呼,太宰摆了摆手算是回应,“阿姐你今天好兴致啊!亲自陪酒。”坐在吧台边点了一杯鸡尾酒。老板娘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最后一晚啦,看那几个小哥还算顺眼,喝了几杯。鸡尾酒…小孩子。”

  老板娘拿了一瓶外国烈酒,“这可是好东西,来喝一杯吧。”太宰推拒,“烈酒喝不来,我是小孩子嘛。”“还记仇,果然是小孩子。”

  “咦,矮子还没来上班?”代班的酒保尴尬笑了几声,“中原哥病还没好…”“他辞职啦!反正我这小地方也要关门了,多养他一个也是费钱,干脆辞掉啦!”老板娘把酒瓶重重地摔在桌子上。

  “喂,阿姐这可是玻璃桌…”

  “反正都最后一晚啦!”一股酒气迎面而来,太宰无奈笑了笑,“你这是喝了多少。”“嘿嘿…你管我。”

  太宰不再言语,专心喝眼前花花绿绿的鸡尾酒。老板娘也像喝醉般趴在吧台,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老板娘突然坐直,揪着太宰的领子,“话说回来,中原得花吐症都要怪你!”“这都哪儿和哪儿啊。”太宰放下酒吧,老板娘松手毫无预兆地抽泣起来,“早就和中原说了…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等等,花吐症?中原得的是花吐症?”现实是离奇的志怪小说吗?只是在漫画里见过的一种病症,据说,如果固执地喜欢某个人而又无法传达给那人的时候,就会得这种病。会从嘴里吐出花。

 “是不是很像小说里的情节,我也是第一次在现实里见到呢。”老板娘盯着酒杯,“医生说,这种病没有药可以医治,如果放着不管的话,长期下去会死的哦。”太宰一怔,“只有两情相悦的时候才会痊愈。”

 “是…是吗?”

 “到底要到什么程度才会执念深厚到那样啊。”她点了一根烟,神情飘忽。

 “您刚才说,是因为,我?”

 “哇塞!你竟然对我用‘您’,你这小子懂事了啊。”老板娘顺势揉头,这小子竟然有这样乖巧的一面啊。

 “不是…刚刚…”太宰有些着急。

 “好话只说一次。”蠢中原,阿姐只能帮你到这里啦。“不和你聊天啦,今天晚上这么美,我要去献上一曲!”大概是故意的,老板娘离座时故意把袖子里的写有医院地址的纸片落在了太宰手边。

 赶走了驻唱的姑娘,老板娘带着醉意唱起了歌,“一直以来感谢大家照顾了,今晚唱一首最近喜欢的歌!天上天下繋ぐ花火哉,永久と刹那の出会ひ,忘るまじ我らの夏を,场违いに冷え切つた体を…”

 

 要去吗?直到在病房门口太宰还犹豫着,从门上的小窗看过去,病床上的中原看起来安静许多。不再和他拌嘴,不再吵嚷着身高问题。

 “对不起,请您让一下。”医生和护士打断了太宰的犹豫,看医生和护士都进去像是例行检查太宰在门口随意找了张椅子坐着,这时候还是不方便打扰吧。

  在等候的这段时间里,和中原相处的情节像是电影一般在眼前略过。突然想起来,每次自己带着女伴过去,中原都要嘲讽一通,虽然大体上都是嘲笑女方的缺点。结果每次都要把那些女孩儿气走。

 小孩子。

 “小孩子和小孩子多配啊。”阿姐曾经不止一次地这么说过,“谁和这家伙配啊!”中原每次都要红着脸反驳。

 时间好长啊…太宰站起在病房门前踱着步,不会有什么事吧?要不…看一眼?

 那个场面太宰也许一生也不会忘记,在中原病床旁掉落了,此生看到最美艳的花朵,慢慢盛开着。

 像血,原来喜欢一个人到骨子里,是一件泛着血色痛苦的事情。

 躺在太宰口袋里的那个纸片的背后,写着的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评论
热度(11)
 
©额柯/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