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柯/Aka

查看个人介绍

北方攻和南方受的日常0.5

【0.5-无关紧要的】

  曾经有人说,你所有的对恋爱的原则只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陆绍远曾嗤之以鼻,他认为那种为了爱可以放弃原则的行为,无非因为自己没有办法用更好的方法与他人相处。等分手那时,也许可以用一句,“你看,为了你,我放弃了多少。”来让那个人可怜自己。但现实是,可供选择的那么多,你又算几根葱。

  所以没必要,更何况,大家都是男人,互相说一句,我懂你,很多事情也就没必要存在心上给自己添堵了。

  恋爱本就是世界难题,而更难的,大概就是同性间的恋爱。他陆绍远又不是离了谁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媳妇。

  其实,说到底,害怕伤害他人,又害怕自己被伤害,才是真正理由。这没办法的,没理由被火烧一下,下次还往火坑里跳。可时间长了,有时还挺想念什么也懵懵懂懂的自己,起码,遇到喜欢的,不管最后成不成,还有胆子试一下。

  就这么过了几年,路一言的出现不得不说是个意外。初见自然是不讨厌的,长得还行,性格开朗,体育也不错,还能和你聊上几句文学,虽然那些装专业的词句一看就是百度来的,但人家还肯为你下功夫啊。

  而反观陆绍远,一直对路一言不咸不淡的,约个饭约个球,也不拒绝。但当他表现出来想要进一步接触时,自己又躲躲闪闪。

  “作”,游戏里固定团的团长总结的非常正确。“你就把人家作没了吧,这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靠谱的,陆绍远你就可劲作,小公举,可别把你王子作没了,跑姐姐这里哭诉悔不当初。”文学社的学姐说的在理。

  “哎,学姐,怎么就成王子了啊。他就是一傻子。”

  “哟,这就爱称上了,我说你和路一言小朋友还没搞上呢,就傻子叫上啦。”学姐白了他一眼,陆绍远红了脸,“没…没呢”

  “哎呦喂,脸都红了,还说没事。成了记得请我喝喜酒啊。”学姐猥琐的表情和腐女的欣慰语气让陆绍远突然一阵寒意,“毕竟我这助攻送的也太多了。”后半句话日后得到了验证。

  其实路一言还是有些技巧的,陆绍远搞不定就先搞定他身边的人。学姐这边偶尔吹阵阴风,朋友这边路一言也基本上和要好的几个成了朋友。这种打入敌人内部的做法,某种程度上陆绍远有些厌恶。特别是因为高超的打本技术成功混入他的固定团时,陆绍远觉得有必要和他谈一谈了。

  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一看到路一言,第一句话就是,“大哥,你到底要干吗啊。就不说你把我朋友讨的个个欢心,就说固定团这事,你技术好,你来我也没什么反对的,但是同职业还让我混不混了。”

  路一言有些懵,直线思维了太久,也不管对方接不接受,一味地觉得只要对他好,一切问题都只是时间问题。然而这种想法应用到陆绍远身上本身可能就是一种错误。“对不起,我没想那么多。”

  陆绍远其实发完牢骚便有些后悔,干什么呢这是,明明就是自己的心态问题还对别人发火。但路一言这么道歉,不接受反倒是没有什么道理了,“也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说,没必要闯入我的生活圈子,我有些…不适应。”见路一言不说话,陆绍远自觉尴尬,“哎呀,算了,就当我没说过吧。”陆绍远烦躁。

  “其实,这是你第一次主动约我出来,我还觉得有些…高兴。”陆绍远笑了笑,“你可别真是个抖M。”

  “抖…M?”

  哎哟,忘了不是一个次元的人了,“没什么。”

  一阵的沉默过后,陆绍远问道,“路一言,你有女朋友吗?”路一言呛了一口果汁,“咳…啊?!”不是吧,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对方竟然以为自己是直的,不会这么倒霉吧,陆绍远递过去纸巾,“你这人,怎么这么好玩。我逗你的。这两个月你表现的这么明显,我能不知道你是直是弯啊。”

  “嘿嘿,我就说我运气应该没那么差吧。”

  “是我没那么傻。”陆绍远接话,“你缺男朋友吗?就那种,打游戏技术不行,喜欢二次元,偶尔写个文,说话比较毒,一点儿都不可爱的男朋友。”路一言笑的傻缺,“我有一个要求,不管他怎么样,他叫陆绍远就行。”

  “嗯,这个要求我还是能达到的。”

  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正确与否,但就在那时,我觉得,如果这次抓不住的话,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不知道那些没办法确定关系的日子里,你是否会对我失去信心,是否会思考这段关系的未来。

  还好,在我决定和你一起走下去的时候,你还在原地,笑着说,“他叫陆绍远就行。”

  本来是在搞老师给的材料,但是突然很想摸鱼所以就摸了。算是一个番外吧。某些地方转折不好,很突兀。这个和基友一起构思的故事也在慢慢进行着。虽然信誓旦旦地说填坑,但好像也没有什么卵用。

  可能现在自己的文笔就停留在一种平淡的阶段里了,毕竟没什么阅历也写不出来什么东西。大概四五年,也许只要四五个月再回看的时候也会想,当初这写的什么玩意儿。

  但起码现在还是快乐着的,这些都不能叫文章,只是码字而已。嘛,我高兴就好。

  毕竟现实已经那么困难了。

评论
热度(2)
 
©额柯/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