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柯/Aka

查看个人介绍

文豪野犬创作60分/文野原作衍生

人间失格/CP不明显微双黑

激进作家设定 架空 第三人称视角记叙 全年龄向 OOC可能这次会比较严重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租住在楼下的那家伙总是动不动自杀,救护车隔三差五地来,惹得房东太太好不高兴。每次总要说,“太宰!你下次能不能自杀地彻底一点,死透了才好,省得给我们添麻烦。”而没过一会儿,她又絮叨着,“哎呀,可不能死在我们这里呀…”

  他大概是没有亲人的,每次出院都是一个人回来,从来不见家人看望他,约莫也是没有家室的,且不说听不到什么婴孩的啼哭,用来遮挡伤疤的绷带也是旧的不能再旧了才去换。这点和自己也是不一样的。

  总而言之,和楼下的,除了都看透了世间丑态,写写文字用以谋生这两点共同之外,毫无相似。

  那,为何还如此在意他呢?养母以前总是强调一种名为缘分的东西,以前总是不信这些的。但现在,除了缘分这个原因,还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了。可能也是文人墨客所写的,萍水相逢?君子之交?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那次酒后的交谈,确实有了一种被理解之感。虽说家人从不反对自己做文学工作,可总写些反映现实黑暗一面的文章,难免会给宗族带来麻烦。文章,不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么。再说自己也从未正面描写过,那些非要把现实生搬硬套的,也是意淫罢了。

  然而事实却是如此,为了自保,也为了躲避那些自己无法应付的事情,躲于此,也未尝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是啊,也只是合适而已。唯二所能令自己开心的事情,第一,便是出版社还未放弃刊登这些敢于说真话的文章,第二,便是此前提到的君子之交了。

  那日,他依旧半夜而归,一如往常地烂醉如泥。恰巧,自己灯泡用完,想着先从房东那里借一个,下楼正好碰上瘫坐在房门前的太宰先生。本来不用管的,借了灯泡回去就好,可,还是凑了过去。

  到底是经历过何种绝望的人,才会写下那些充满着天分的词句。听他的编辑曾说起,太宰的文章,都是以骨为笔,以血为墨,蘸着绝望,写出来的。我实在是好奇不已。扶他回到房间,对于他一起喝酒的提议欣然接受。

  “我到底是害死了他。”我沉默着,默默端着杯子等着后续,“警卫来抓人的时候,他一个人顶了所有的罪。”我喝了一口清酒,“他是心甘情愿的。”

  “本不用做到这个地步的。”“太宰先生觉得,人,是因为什么,才能为另一个人付出生命。”我挑刺的功力这几年又精进不少,太宰先生看了我一眼,悲哀地笑着,那声音,听起来很是怪异,明明是笑着的,但传出的悲伤之意,却是怎么也无法忽视的。

  我想,太宰先生,已经明白了。我虽然对太宰先生的经历产生着好奇,但若是让我直白问起,想必我是做不到的。不管醉酒是不是个借口,这夜的倾诉,自愿也好,神志不清也罢。能够听到,那么我对太宰先生也是了解那么一些的。

  后来,家人接我回去,我也如释重负地离开了这逼仄的租屋。在回家路过的那个堤坝上,我看到一个身影,看起来那样熟悉,一身黑衣,不犹豫地跳入了面前川流不息的河流。我思虑着到底是谁,司机只是说了一句,“又一个解脱的。大概也和之前的一样,忍耐到限度了。”

  我突然想起那天在太宰先生的桌子上看到的一句话,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旁边摆着的,是名为中原中也作家的,曾经被封禁的,据说祸国殃民的书籍。

评论
热度(12)
 
©额柯/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