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柯/Aka

查看个人介绍

【Photograph番外-I was HERE 2】

终于赶在南南生日前一天完成了,这个番外就当是生贺吧。Photograph至此彻底结束。最后当然姜南在一起啊!结尾有点偶像剧和狗血...这种不顾一切飞奔过去的梗还真是百用不厌。最后,阅读愉快。


-NAMSIDE-

  “喂,你好。”南太铉有些沙哑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姜胜允有一时晃神,“太铉...我是胜允。”

  “哦,有什么事情吗?”

  姜胜允一时无言,“你...和叔叔,为什么不告诉我。”话问出口便立即后悔,且不说你凌晨这通电话的合理性,一上来便是如此尴尬的问话...姜胜允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智商。不过,好像从小到大,只要是关于南太铉的事情,他脑子就从来没有灵光过。

  “没什么...就...他们又和我说结婚的事情我觉得烦就干脆摊开了。”南太铉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风浪才可以云淡风轻。

  “我听闵浩说,你有了想...过一辈子的人。那,恭喜啊。”姜胜允刻意控制自己颤抖的声线。

  “噗...别跟我说你半夜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说句恭喜,而且还是在我爸说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之后?”南太铉笑了会儿,接着说到,“姜胜允,你明白的,你一直都知道。”南太铉的声音透着清冷,他略软的声线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成熟。

  “我知道,我知道...”姜胜允无意义地重复着,这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对话在此刻戛然而止,沉默通过电波蔓延在二人中间。直到手机的升温开始灼烧脸颊,电子产品的热度就像南太铉的体温,让姜胜允全身战栗,他故意抑制住的哭腔还是被南太铉发现。

  “你在哭。”

  “为什么...不是我...”理智在这句话之后彻底下线,眼泪鼻涕一起溢出,“你...你拿点纸擦擦,我觉得你鼻涕应该流了不少。”姜胜允还在哭,没有减弱的趋势,“姜胜允,你别哭了。你哭特难看,真的,我不骗你。哎呀,你哭啥呀哭,我比你惨多了吧,我都没哭。”

  “你...你别说了。我怎么觉得你在损我啊...”姜胜允拿袖子抹了把鼻涕,顺了顺气,“好了,没事了。你挂吧。”

  “哎哟,哥哥你终于哭完了。现在能好好听我说话了吧。”

  “嗯?”姜胜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确实和我爸坦白了,但是不是坦白我是gay。我和我爸说,我这辈子只可能和姜胜允过日子,所以别催我找对象结婚,也别再给我介绍女孩儿了。”

  “啊?!”姜胜允一声惊呼简直要划破长夜,本来都准备好南太铉无论和谁在一起都会微笑祝福了,即便心里恨得要死。

  “我说你能不能多蹦几个字儿啊。我原话就是刚才说的那样,所以...你最近还是别去我家献孝心了。我怕我爸没忍住把你打出我家家门。”姜胜允没说话,“我说完了,我挂了啊。”南太铉摁掉了电话,盯着还在发亮的手机屏幕看了会儿,满足的进入梦乡。

  梦里自己和姜胜允都是十七岁模样,有些松垮的校服歪在一边,走在洒满余晖的路上谈天说地。那是高考的前一天吧,姜胜允故意拖慢脚步,迫使自己也以龟速前进。

  “太铉,明天高考加油。”

  “你也是。”

  他突然面向自己,“要是我发挥好了,说不定咱俩还在一所大学呢,这样就不用分开啦。哈哈。”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正如告白那天的表情。可能就是在那一瞬间,暗自为自己的未来做了决定,无论如何,我要和这个人在一起。

  那天,那条路好像很长,怎么也走不完似的。以至于梦里的南太铉觉得,要是和姜胜允走完这条路,似乎需要一辈子。

  

  临近中午,南太铉被一阵不间断的手机铃声吵醒,接起电话刚想臭骂一顿扰人清梦的肇事者,却被一句“太铉!你家地址是啥!从动车站怎么走啊!”惊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你有用生命四分之一的时间爱过一个人吗?那大概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经历,也许不荡气回肠,也不跌宕起伏,也曾因为太过平淡而厌于细水长流。但却失之可惜,弃之有憾。在这时,你才发现,过去那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已经渗入生活,原来,你已经爱上对方,很久了。

  别之三年后,我们终又重逢。我想,我不会再离开。


评论
热度(5)
 
©额柯/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