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柯/Aka

查看个人介绍

北方攻和南方受的日常00-01

北方攻和南方受的日常/原耽/梗集/路一言X陆绍远

Idea By There&Aka.C【ThereLofter: @尧卿There 】

Written By Aka.C

【00.- 关于一些读之前的闲言】

  如题,算是一个温馨日常向的梗的集合。不虐,完全不虐。

  和基友一起想出来的各种南方差异还有攻受日常相处的梗的合集,执笔的【就是我ORZ,文笔不太好,叙述大概会很平淡。虽然一开始的设定就是平淡日常这样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2333

  因为执笔的和基友都是纯正北方人,南方并没有去过很多地方【其实只有上海2333ORZ,涉及到风俗或者景色描写这种可能就是百度搜一下图片或者百科然后加一点自己的构想写出来的,还望各位看官见谅,当然也欢迎南方人来科普我南方一些和北方不同的关于生活的各种啦。

  这大概就是一个来自北方的毒舌宠溺攻和一个来自南方的傲娇温柔受的从大学开始的平淡生活小记录。

  最后,看文愉快。

 

【01.- 甜咸豆腐脑/关于吵架的正确处理方式】

  在又一次和被子一起自由落体到了卧室地板上后,路一言终于清醒了过来,自家媳妇儿是真的和自己闹别扭了,而且很生气,不是一般生气。因为他一晚上已经被踹下床五次了,简直破纪录。爬起来看了眼时钟,得,凌晨四点。路一言抱着被子发了会儿呆,悲哀地发现只能滚去睡沙发了。

  从柜子里拿出毛毯,又给媳妇儿盖好了被子,确定他不会着凉,才轻手轻脚地从卧室挪去了客厅。躺在略硬的沙发上,丝毫没有睡意。

  果然还是床舒服啊......

  路一言承认自己在情感方面确实比较粗线条,随着年龄的增长,反而变得更缺心眼儿了。不知道是工作越加忙碌的原因,还是习惯于这种和自家陆绍远的相处模式的原因。路一言觉得,在很多事情上,渐渐感受不到陆绍远的真实想法了。以至于有时候可能触了陆绍远的雷区,惹得他不开心了,也丝毫不觉。

  比如说昨儿晚上,两人闲着无聊看水果台的肥皂剧,一开始是欢乐吐槽状态的。但看到女主和男主被男主的母亲拆散的时候,陆绍远突然就盯着自己问着,“哎...要是哪一天你和你爸妈说了咱俩的事儿,你父母也反对...你怎么办?”他的眼睛晶亮亮的,路一言简直都能从陆绍远的黑眼珠里看见自己了。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回答这个问题的困难程度不亚于陆绍远问,“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救谁?”,无论回答什么感觉都不对。如果回答,我会不顾家里反对和你厮守到老,这家伙肯定会说,你怎么这么不孝顺啊,你爸妈好歹养了你24年呢。你怎么就知道你和我一定能走到最后呢,万一我始乱终弃呢...要是回答,我不能违背家里的意愿,毕竟他们是我们的父母。他就会伤心地回自己,姓路的,我就知道你是这种人。我怎么这么傻呀,五年的青春就这么交代进去了...

  路一言突然可以体会到直男的妻子问他们,“要是我生孩子的时候遇到了难产,你保大还是保小啊?”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路一言你怎么想那么久啊...”他在腰上掐了一把。路一言就有点烦躁,把人搂怀里,“这不还没到那一步呢么,你着急啥啊。”

  然后陆绍远就不说话了,乖乖地窝在自己怀里看电视剧,不再言语。

  嗨...就是那会儿生气了吧。合着怎么着都是自己的错就对了。想想这五年多,吵架还是自己认错的时候儿多,没办法啊,自家的是个死傲娇。再说也愿意惯着他,看他一脸委屈样就狠不下心,想着,男人嘛,认个错就过去了,也犯不着因为这些把关系搞僵。可是这次,怎么说都是他无理取闹吧。

  这样一想,路一言倒是心里舒坦了,翻了个身,去和周公侃大山了。

  

  “路一言...路一言~路一言!你丫起不起来!”

  “起来了!起来了!怎么了,媳妇儿...”路一言还没清醒,但是身体已经比意识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这大概是多年生活下来养成的一种反射弧,只要陆绍远用生气的语气,提高分贝叫路一言,他就会自动切换到给媳妇儿顺毛模式。

  陆绍远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想吃豆腐脑。”

  “啥?!”路一言觉得今天一定是世界末日。

  你可能会觉得不就是吃个豆腐脑吗,这有啥。但是对路一言来说,陪陆绍远吃豆腐脑就意味着,跟着他的口味吃甜豆腐脑。天啊,这对他这个纯种北方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豆腐脑不是咸的怎么可能咽的下去...

  陆绍远赏了他一个白眼,“不愿意去算了我自己去。”言罢就要去卫生间洗漱,路一言急忙拉住了陆绍远,“得,得,得,我陪你去吃。”这可是陆绍远主动要求的,要是自己不去,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愿意再和自己说一句话,再搭理一下自己呢。

  就近去了小区外的早点摊,路上陆绍远还心血来潮地和晨练的老大爷打了会儿太极,看上去他心情不错。路一言也就觉得昨晚发生的,不是个事儿了。

  “老板,两碗甜豆腐脑。”

  “老板,两碗咸豆腐脑。”

  两人同时开口,要的却是对方喜欢的口味。互相瞪眼着。这下倒是轮到老板摸不着头脑了。

  “二位,你们到底吃什么口味的呀?”

  “甜的。”

  “咸的。”

  二人又同时脱口而出,依旧是对方满意的口味。看着对方纳闷的神情,路一言和陆绍远在周六清晨的早点摊笑成一团。

  “算了,老板,一碗甜的,一碗咸的吧。”路一言最后下了结论。

  “哎,好嘞。”

 

  “媳妇儿。”

  “怎么了?”

  路一言顿了顿,“你不生我气了?”陆绍远笑了会儿,“生你什么气啊,本来就是我不好,我不会再问那种无聊的问题了,不是你说的吗,还没到那一步呢,着急啥啊。”

  路一言吃完最后一勺豆腐脑,正经无比的说,“今年国庆放假,你和我回去,见我父母吧。”

评论
热度(5)
  1. 離情诀_T额柯/Aka 转载了此文字
    (*´艸`*)
 
©额柯/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