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柯/Aka

查看个人介绍

【姜南】Empty

今天看完电影《A SINGLE MAN》开的一个脑洞,警察姜X医生南,世间让我们痛苦的事情很多,永失所爱永远是最无奈的那一个。


Empty/CP:姜南

Written by Aka.C

我只是虚有其表


【01.】

  “不好意思,南医生,您在听吗?”眼前人苍老的容颜变得有些虚影,声音开始模糊不清,仿佛一切处于昏迷。

  “是,您刚才说您儿子姜胜允怎么了?”颤抖的嘴唇尽显苍白。

  “他,殉职了。”老人红肿的眼睛再次充满血丝,他抿紧嘴唇,竭力制止自己的呜咽。

  画面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耳鸣充斥着耳朵,在大脑回旋。世界开始以斜四十五度角崩塌。最后,一片漆黑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原来一个人的世界,是被这样毁掉的。


【02.】

  再次醒来已是黄昏,南太铉盯着映着霞辉的天花板看了看,环顾了整齐洁白的四周,不免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一个医生,却躺在了病床上。

  “南医生,您醒了...呼...刚才吓死我们了。突然晕倒在大厅。”新来的小护士一口气说完了刚刚发生的那个状况外事件。“金医生给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应该是最近熬夜比较多的问题。”

  “嗯...姜叔叔怎么样了?”

  “您说那位大叔啊,哦,他说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小护士给了他一张便条。“还有,他让我转告您,请节哀。”

  南太铉接过,迟疑了一下,打开了对折的纸条,“感谢你对我儿子三年来的照顾,胜允是在追捕毒贩的时候遇上了爆炸,请节哀。”

  “南医生...南医生...你没事吧?”小护士看着泣不成声的南太铉满脸都是恐慌。这位时刻冷静沉稳的骨科医生,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这样失态过。

  那天南太铉带着红肿的双眼和绝对冷静的语气和主任请了假,器重他的主任还一再嘱咐他照顾好自己,一个医生可不能因为健康问题倒下啊诸如此类。南太铉不知道他自己听进去了多少,他满脑子都是姜胜允。

  他是一个医生,却救不了最爱。

  那天晚上,他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打给姜胜允的生死之交,宋闵浩。他总得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宋闵浩说,他们把姜胜允引到了提前布置好爆炸的公路上,连着他们放弃的毒枭一起炸死了。现场一片狼藉,车子被炸的乌黑,公路被炸掉了一半,据说爆炸的火焰燃烧了一夜,像是带着愤恨的地狱恶龙,非要烧光世间才肯善罢甘休。

  “太铉啊,你没事吧?”

  好像有很多人今天都问了这个问题,“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为了那个讨厌鬼怎么样的。”

  好像说多了就会成真一样。

  I'm OK.

  南太铉又重复了一次。

【03.】

  姜胜允不是一个称职的爱人,这大概和他是刑警有关系。同样的,南太铉认为自己也不是,这和他是医生又关系,他确信。

  “嘿嘿,以后我受伤了,也有媳妇儿给我疗伤啦!”那是他答应姜胜允时,姜胜允说出的感想。那不浪漫,但却让南太铉觉得安心。

  他需要我。

  即便后来因为警局或者医院的原因他们错过了很多类似彼此生日,周年纪念日这样的日子,也不会有很多抱怨。彼此都明白,这种依偎相依的日子不知什么时候,便会戛然而止。尤其是,当南太铉收到莫名其妙的恐吓,不怀好意的跟踪的时候,心中便做好了打算。

  总有这么一天的。

  只是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南太铉没曾想过自己所做的所有准备其实都是放屁。没有体验过爱的人,永远也不知道永失所爱是何其痛苦的一件事。仿佛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哭意带着恶心难受似要夺取灵魂。当你清醒过来,周围一切映照着他生活轨迹的东西只能带给你无尽空虚。

  除了一句我想你哽在喉头,其他都是徒劳。

  南太铉突然想起之前和姜胜允一起看过的《A SINGLE MAN》,那个失去了爱人的大学教授最终以自杀妄想陪伴所爱。可是这样的举动南太铉做不到,如果死去,那么连他们俩美好的记忆也无法留住。

  而之后的很长时间,南太铉觉得,自己都要与这些记忆度日。

  喜与悲的那些日子

  痛与悲伤的那些日子

  如今都随离去而成为回忆

  说到底,没有了你的我,只是虚有其表而已。


评论
热度(3)
 
©额柯/Aka | Powered by LOFTER